【校友風采】郭强中:“网红”医生的歌与远方

發稿日期:2018-11-05  作者:

记者 欧阳苗

中醫“弓乙學派”掌門人郭強中又火了。

月初,一首他作詞作曲演唱的《陽明路56號》在江中校友朋友圈裏瘋狂轉發,獲點贊無數。

“誰還記得黨家巷的味道,誰還嘗過二樓的鲶魚喲……”,朗朗上口的歌詞承載了很多人的大學故事,喚醒了很多人的校園記憶,“我是98級的,這首歌是寫給20周年同學聚會的,所以取名《陽明路56號》”,郭強中笑著說。

郭強中的五年大學生活是在老校區(陽明路56號)度過的,“追思江中,感懷青蔥”,他第一時間把歌曲發到了朋友圈,表達對母校的懷念和感恩。

開專欄、寫歌曲、寫博客、上電視、下海創業,郭強中在“網紅”醫生路上高歌猛進,吸粉無數,“本質上還是爲人民服務的”,郭強中強調,“我的本業還是醫生,並不是說不做中醫,而是換個角度做中醫。”

用他的話說,這叫殊途同歸。

 

“其實國粹中醫可以很時髦”

一個醫生的能力有限,即便我每天看100個病人,一年也就3萬多病人,而且老百姓到醫院求醫問藥很盲目的,對醫學知識的掌握,對醫生的了解程度幾乎都是空白”,進入廣東省中醫院從業十年後,副主任中醫師郭強中發現生活從一開始的每天看“很多很多的”病人,演變成了每天看“越來越多”的病人,出診、手術、查房占據了他生活的大部分時光,但是全年無休帶來的中醫科普效果依然微弱。

“三甲醫院工作非常忙碌,患者非常多,經常要求加號看門診,醫生基本是供不應求。加上醫院也有一定的門診、科研任務,就造成醫生被迫要加快工作步伐,導致醫患往往沒有充分溝通,醫患之間逐漸産生不信任感。這個問題曾經也困擾著我。”郭強中回憶。

于是,他慢慢不再被動接受找上門來的媒體,反而積極主動投身網絡科普,在報紙上開專欄、寫博客、做微信公衆號、上電台電視台錄節目,用各種“時髦”的方式不遺余力地開展中醫知識科普。

體制內像他這樣“不務正業”的人很少,“三甲醫院工作非常忙碌,接診、門診、科研任務都很繁重,本職工作都應接不暇,很少人去搞科普。”剛開始,郭強中心裏其實並沒有底,不知道到底能不能從當前的醫患困境中另辟一條蹊徑。

結果,他意外地紅了!當看到病人來問診時從包裏掏出一張折疊得四四方方的報紙,一攤開竟是自己的專欄科普文章,或是點亮手機屏幕秀出他的科普文章以及在電視上做科普節目的截屏來問:“郭醫生,我就開這個方子行不行”,這讓他喜上心頭。

“面診畢竟時間有限,你不厭其煩地科普,可能病人轉個身又忘記了”,但是一開始的無心插柳,竟帶來了科普傳播的裂變效應。郭強中越來越傾向于用老百姓喜聞樂見的方式去傳播、傳遞中醫養生、保健、日常疾病治療的建議,他覺得這是醫療衍生出來的功能,其現實意義甚至大過發SCI。

從事“時髦”科普三四年後,郭強中越來越體會到互聯網+醫療帶來的神奇化學反應。他打了個比方,一個公衆號,如果有十萬粉絲,10%的閱讀率,就有一萬人看到你的作品,再加上多平台轉發,其影響力一直被低估了”,相比傳統的醫院面診,郭強中覺得如果發了一個中醫科普貼“熱”了,可能有數以萬計的點擊量,這個傳播普及中醫知識的力量難以估量。

他給自己的定位是“中醫知識的傳播者和創新者”。在他的設想中,這場大衆傳播的實驗,試驗方法上除了緊扣互聯網思維,還要用接地氣的花樣繁多的實驗載體來普及中醫知識,也許還要結合線上線下探索“互聯網+中醫”模式。

2016年春節前的某一天,想創作一首屬于中醫學的歌的想法浮上郭強中的心頭。事實上,給“我們自己”寫一首歌的念頭一直在他心中萦繞不去,記憶中除了周傑倫的《本草綱目》,與中醫學相關的歌曲一直處在“失聲”狀態。

“寂寞傳統的中醫學太需要一首歌來振奮士氣了!”

“麻黃湯中用桂枝,杏仁甘草四般施。桂枝湯治太陽風,芍藥甘草姜棗同。小青龍湯最有功,風寒束表飲停胸,大承氣湯用硝黃,配伍枳補瀉力強……”脫下白大褂的郭強中背起吉他,幾乎一氣呵成地創作出了《奔跑吧,中醫!》。

這首歌不僅唱出了中醫人的困惑和憂慮,也唱出了中醫人的激情和鬥志,歌中用大量中醫基礎理論的名詞,如四診八綱、陰陽五行、表裏營衛、氣血津液,串起了一首富含中醫文化氣息、又很有韻律和節奏的歡快樂曲,爲了不重複,在第二段又串聯了《中藥學》和《方劑學》的一些核心概念名詞,如四氣五味、君臣佐使、性味歸經、丸散膏丹等。

接地氣的詞曲一下撞進了同行的胸懷,在廣東省中醫院的同事圈子裏引起了高度的情感共鳴,互聯網再次展現傳播魔力,歌曲飛速在網上傳唱開來,在土豆、騰訊、蝦米等平台播放量超過了五萬次。不少同行表示,很希望這首歌能夠被拍成電視劇或者電影,因爲歌曲是時下中醫師集體的現實映照,有活潑的市井氣。

郭強中火速晉升“網紅”行列。

“開頭的一段RAP選自古代著名經方的歌訣,我選了四句押韻進行串編,用動感的節奏去演繹,大家一下子就眼前一亮,原來中醫還可以這麽活潑。”郭強中對自己的作品很滿意。

“其實中醫也可以很時髦的。”郭強中笑著說,長久以來在公衆心中,早已形成對中醫的刻板印象,而他就是要做吃螃蟹的人,率先“發聲”,告訴世界中醫有無限可能。

“之乎者也,不一定每個人都聽得懂,那就沒辦法把文化傳承下去了,把深奧的、很難讓大家理解記憶的東西跟時尚結合起來,讓大家能聽得懂,能夠傳播就是很好的弘揚。”研究生導師夏紀嚴高度點贊郭強中的嘗試。

這並不是郭強中第一次寫歌,在這之前,他曾寫過《醫學生の歌》,勸導自己帶教的研究生們努力學習。

當然,這更不是他最後一次寫歌。事實上,郭強中最近一直處在歌曲“高産”狀態,先後推出《張仲景》、《針灸範兒》、《大醫精誠》等中醫歌曲,首首爆款。

隨著中醫歌曲的廣泛傳唱和微信公衆號上的文章大受歡迎,郭強中覺得辭職投身到中醫通俗化傳播中去更有意義。

踩著坑不斷前行才是創業之道

“因爲有了互聯網,看病就不僅僅局限在醫院裏,你可以隨時線上挂號隨時線上問診,甚至遠程醫療也可以通過互聯網實現,這極大地拉近了醫患距離”,在郭強中看來,互聯網+醫療是破解看病難困局的一劑良方,“網紅”經曆讓他自信對互聯網以及中醫未來發展趨勢的了解,萌生下海之意。

兒科患者增多,兒科醫生奇缺,更激發了他的創業興致。他告訴記者:“兒童的診斷治療需要輕柔細致,還需要耐心和細致地交流,這些優質服務在很多三甲醫院內是實現不了的。”

郭強中最終選擇了走出體制“下海”,目光鎖定在兒童中醫的藍海。

“深耕中醫垂直領域,緊扣兒童主題,定位是兒童主題的中高端中醫館,主要爲3—12歲兒童以及女性提供中醫診斷和治療服務,將小兒推拿、按摩、針灸、足浴等傳統治療方案集納于一體”,在郭強中的設想中,作爲“互聯網+中醫”領域的入局者,醫館在運營上應該有兩大特色:一是采用遊樂場式卡通裝修風格,通過環境和場景化降低孩子就醫的抵觸感,尊重孩子感受和認知;二是依托互聯網實現電子檔案,在線預約,線下看診,線上複診,走“互聯網+中醫”的創新發展道路。

恰逢其時的是,國內中醫診所的開辦也迎來了政策紅利。根據《中醫藥發展戰略規劃綱要(2016-2030年)》中“放寬中醫藥服務准入”的規定,“對舉辦中醫診所的,將依法實施備案制管理”。這意味著,長期以來掣肘民營資本進入中醫領域的許可制門檻正式消除。

“充分重视人文关怀,从候诊到接诊到治疗一条龙都是一种美好的体验,这既是市场的需求,也是卫生医疗发展的方向”,郭强中更深的考虑是,只有这样才会让小患者们对中医产生热爱、信任和理解。 “那么当他逐渐长大的时候,当初洒下的中医星星之火才能逐渐成燎原之势,长大成年后依然对中医心怀感恩,一直念念不忘当初看过的中医,这就是我们需要做的”,在他看来,真真切切地站在患者的角度提供合理医疗服务,又能够让患者提升问诊舒适度,才是未来医疗的发展方向。

遺憾的是,創業之路並非一路凱歌,他遭遇了很多的困難和挫折,醫館藍圖也沒能開花結果,但正如他那首歌《我們的路》所唱的那樣:“一次次站起來,一次次困難一次次向前捱……”。

“創業豈能一帆風順,太順利反而成長的不紮實,就該多經曆摔打,這才是創業的精髓”,郭強中摔倒了,馬上就站起來了。

首戰失利的空當裏,郭強中不急不躁,寫歌看書,在他看來,當初從舒適區走出來,就沒抱著“一戰成名”的想法。

“跌倒不可怕,可怕的是站不起來,沒有強大的內心做後盾,創業之路走不好也走不遠,只有踩著坑不斷前行才是正確之道”,郭強中目光堅毅地談起了下一步打算成立“強中醫療集團”,依然深耕互聯網+中醫,“這是個富礦,但是挖不挖得到,什麽時候能深挖一筆確實存在不確定性”。

白話傷寒論”

無論是穿上白大褂接診治病還是穿上朋克服創詞作曲,郭強中都深知無論哪條路,內修心法提高醫療水平永遠是核心。

2015年,由人民軍醫出版社出版發行的68萬字的郭強中個人學術專著《白話講傷寒》1部甫一問世,就迎來業界的廣泛關注和贊譽。

這本書耗費了郭強中八年光陰,三易其稿,可謂嘔心瀝血之作。書中創新地提出“弓乙圖”理論,運用該理論能夠將髒腑辨證、六經辨證、八綱辨證融爲一體,並且融合了易經、河洛、太極、陰陽五行等各類中國源文化符號的核心思想,包羅萬象又簡明扼要,是對中醫辨證理論的繼承與發揚,也是對《傷寒論》研究的新貢獻。

國醫大師鄧鐵濤教授爲該書題詞,國醫大師朱良春教授和國醫大師禤國維教授指導修改。

國醫大師禤國維教授更是高度評價該書:“弓乙圖的出現爲中醫基礎理論的發展注入了新的活力,也爲《傷寒論》的研究提供了新的視角,作者以弓乙圖爲縱貫線來串講六經各篇確有創新獨到之處,值得一讀!”

“這是老一輩的中醫大師對晚輩的支持,希望通過我這個中醫後生的工作,能夠引導更多的後輩投入到鑽研經典中來”,幾位國醫大師的關注讓郭強中自感更有責任和義務精耕此書,爲中醫藥事業後繼有人鋪平道路。

最讓郭強中動容的是,當他把初稿送到國醫大師朱良春教授手上時,朱老的視力已經很弱,但他依然戴上厚厚的眼鏡逐字逐句地研讀,在一些他認爲不妥的地方做了標記並且把修改意見詳細地寫在了信紙上,“密密麻麻、滿滿當當的寫了三整頁,既有修改意見還有對我的囑托”,朱良春教授的嚴謹勤勉深深觸動了與他非親非故的郭強中,讓他受益匪淺。

“朱老的話言猶在耳,他曾經說過這個書一定要特別慎重,要仔細修改,仔細打磨,不能隨意出版,因爲它如果是錯誤的東西流傳出去就很有可能會引導大家往一個錯誤的方向走,可能會造成不應該有的一些臨床後果,所以每一個字都應該字斟句酌,認認真真地修改和完善,仔細地思考”,爲了不辱使命,不負托付,郭強中沈下心來,花費了大半年時間,把書稿從頭到尾完完整整地修改了一遍。

8年前,郭強中開始創作此書的初衷竟是爲了應付一篇博士作業,“是爲了吐槽張仲景老先生的書太晦澀難懂了”,郭強中有些不好意思地談起了往事。

但是在完成過程中,他意外地發現《傷寒論》雖條目只有398條,但是注解卻衆說紛纭,“翻開一本書是這麽解釋的,翻開另外一本書又是另外一個說法”,這勾起了郭強中強烈的好奇心,後來看的書越多,翻的注解越多,就一頭紮進入了研究傷寒論的領域,走上了自己來敘述和解釋的一條路。

但是,研讀經典曆來都不是中醫領域的顯學,所以道路長且崎岖,“每一句每一條都反複的推敲琢磨,反複的思索考證”,這犧牲了郭強中幾乎所有的休息時間,完全進入了一種“無昏昏之事,無赫赫之功”的“瘋癫”狀態,這個過程像打通了郭強中的“任督二脈”,讓他的理論深度,臨床水平乃至理解整個中醫基礎理論學說的框架都有了突飛猛進的進步。

“研究傷寒論等中醫經典著作不知從什麽時候從顯學變成了偏學,好像沒人願意花心思去研究這個東西,覺得學教材就夠了”。

可是經典被束之高閣,那何來存在之意,中醫又如何一代一代傳承下去,避免青黃不接的尴尬?

郭強中一語道破了當下學習中醫的頑症。“想學開方必須學傷寒論呐,要學基礎理論必須去讀懂黃帝內經”,經此一戰,他徹底擯棄了之前的學習“膚淺”論。

至于書中提出的獨創性“弓乙圖”理論是否得到學界一致認可倒不是郭強中特別在意的事情,他認爲中醫包含的文化知識太豐富了,相比“一言堂”,他更希望這套理論能引發學界的關注和討論,“你想想,這會是一個多麽如火如荼、欣欣向榮的場面”。

“匹夫有責!你把這個理講清楚了,邏輯梳理清楚了,思維理順了,層次搞明白了,那麽後來者就能站在你的基礎上又前進一步,這就是不斷地更新不斷地進步,否則大家都在黑燈瞎火裏亂撞,也不知道前景和方向,那才可怕”。

各大電商平台數據顯示,這本大家都能看得懂的傷寒入門書早已售罄了。

“出版社提出過意見,可能在年底或者是明年初會再版”,書一售而空,讀者反饋有書在側再來研讀經典容易多了,這讓郭強中深信遠方並不遠。

(責任編輯:歐陽苗)

上一條:【校友風采】肖勇:世上本没有无障碍的人生

下一條:【校友風采】曾灵芝:生命影响生命

聯系我們

江西中醫藥大學地址:江西省南昌市灣裏區梅嶺大道1688號郵編:330004

?2018  江西中醫藥大學贛ICP備13005956號-1